中文 / EN

专访 | 王冰:我唯一的内心选择是找到真实的、能不断生长的自我

2018/11/22
原标题:王冰:我唯一的内心选择是找到真实的、能不断生长的自我

 

《眸》 王冰 110x15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王冰作品的风格璀璨壮美,大象无形,从“有我”至“无我”,万千气象跃然画中,具有未来主义风格。王端廷教授评价王冰的这类作品“与贾科莫·巴拉的未来主义绘画有某种关联,艺术家王冰作品涵盖了一定的抒情性,我称为“抒情未来主义”。而在杨卫看来,王冰是用画笔表现自己对生活激越澎湃的深情,捕捉隐含在灵魂深处翻飞涌动、飘舞跳荡的音符,似乎构成了她的绘画冲动,也是她对艺术的价值认同。批评家王林教授则认为,王冰是一位0界的女人,一个以身体感觉画画的艺术家,她的作品不无焦虑,更是充满了女性的潜意识。

 

 

Q:简单概括一下你的成长及求学经历?

 

A:我出生于甘肃兰州,在四川重庆学习生活,我的成长中有几个因素很重要。第一是我从小喜爱画画时,北方的民俗文化有影响;第二是四川美院,可能大家会惊奇我学的是国画;第三是我的先生,他是我数十年独立创作唯一的交流人。
 

但我现在要客观表达,我不是一直在不食人间烟火的环境中数十年创作。我曾经经历过生活的坎坷,为了生存做过最辛勤的工作。我深知普通人生活的艰辛,也深知艺术家生存和创作的双重煎熬。

 

《W-083》 王冰 12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Q:经过学院系统化的教育,一般会受川美风格的影响,然而你却与之保持一种疏离感,甚至更与当下的绘画也保持一种疏离感,这种疏离感是不是源于内心的一种选择?
 
A:在我看来,川美没有固定的风格,川美能涌现许多优秀艺术家,是她的自由大度。我学的是国画,主要创作是油画,可能和当下的绘画有些不同。我学习中外大师的作品,但从不迷失自我。我唯一的内心选择是找到真实的、能不断生长的自我。艺术有时尚,但其真正价值是丰满独立的创新。
 

《W-022》 王冰 180x16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Q:看过你早期的绘画作品及最新创作的,你的绘画风格从具象到表现再到抽象,其中的变化过程有哪些线索可循?
 

A:应该有线索。比如线条,具象时期有些作品开始形成抽象时期的一些技法和构成方式。色彩上,我一直喜爱重色,色彩上从中国画的晕染到油画的色彩性格是有线索的。还有主观性,我不太写生,具象作品中大部分是靠记忆来创作的,但所有的具象生成在我梦幻的情景中,绝大部分不是现实场景。抽象时期则完全是对纯粹形式的情绪化感悟。

 

《W-023》 王冰 120x10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Q:你的某些抽象作品蕴含着某种东方神韵,有种浪漫主义色彩,但是在表现上又是用的非常西方的语言,您如何看待东西方文化对您创作的影响?
 

A:曾经有西方艺术批评家说毕加索是现代浪漫主义大师,艺术家应有浪漫主义精神。我最早学国画,非常热爱中国文化,常常惊叹中国书画大师经典的传世魅力,但我同时热爱世界各民族优秀文化。东西方文化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正不断强烈交融。一个当代艺术家,应该在东西方文化交融的洪流中找到独特的自我,一个在不断清晰、丰满成长的自我,这的确是凤凰涅槃。

 

《涅槃》 王冰 130x16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W-108》 王冰 200x16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Q:在媒介日益多元的艺术表达下,您还坚持着架上绘画,您认为它的魅力在哪里?


A:架上绘画不会消亡,它有独特的生命力。今天的互联网世界太快、太碎、太虚,大家都在虚幻中回避孤独,但人本质是孤独的。沉静的孤独才有最独特的意趣。画布与个体间的对视,是孤独的沉静。作品如果能引发个体复杂微妙的、不可言说的感悟,这正是我创作抽象画的价值感悟。抽象艺术在不同个体、不同时空状态下触发的隐喻和象征,正是抽象画的独特魅力。
 

 

 《W-101》 王冰 150x12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文字来源:亚洲艺术杂志
(作者:王志刚 亚洲艺术杂志)
  • 上一页
  • 下一页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