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

雅昌专访 | 王冰:抽象是我创作的浴火重生

2018/11/22
原标题:王冰:抽象是我创作的浴火重生

2018年11月8日第22届上海艺博会揭幕,伴随博览会开幕的还有艺术家王冰个展“凤凰涅槃”,展览呈现了艺术家近三年来创作的具有代表性的14幅抽象油画,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王冰创作从具象到抽象表现的变化脉络。

《涅槃》 王冰 130x16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王冰的创作,一直游走于抽象和具象之间,并不拘于一种风格样式,她一直在通过架上绘画寻找他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声音,时而热烈,时而神秘,时而平静。正如她自己所说:“今天的艺术时尚淹没了很多独特的自我。最重要的是要将独特性不断丰满,不断突破,更加清晰,更有力量。”

王冰的创作是她从长期的具象和半抽象创作中自然生长出的,在纯抽象作品中,王冰更加感悟线条和色彩在融会过程中孕育的独特生命力。在色彩上,王冰的抽象作品,灵感多源于现代太空探索生成的星云图,这也是为什么看起来会给人一种神秘、科幻的超现实感觉,笔触上她用刮刀表达色彩的内在力量,将色彩撞击的交融形式感纯粹化。

《W-095》 王冰 100x8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我的抽象画不是为抽象而抽象,更是我创作的浴火重生,应是雅俗共赏的抽象,中国艺术家独立生长的抽象。”王冰讲道。

而王冰的静物系列创作,将东方绘画的静谧、内敛、雍容大气以及人文气息的气质与西方的色彩、构成相结合,创作了一种融汇东西新的艺术形式,是一种非常有意义的尝试。

《眸》 王冰 110x15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王冰表示:“从中国画到油画,是因为我的色彩感觉必须要用油画来表达;从具象到抽象,是因为我在感悟色彩和线条内在交融的独特生命。”

在王冰的作品中,传达给我们的不仅仅浓郁色色彩和情感,更为重要的是这是她内在生命意志呈现。

记者:首先请您介绍下此次上海展览的规模以及展出的作品情况?

王冰: 第22届上海艺博会我展出的主题是“凤凰涅槃”,主要是近3年创作的有代表性的14幅抽象油画。

《W-093》 王冰 120x1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记者:此次展览您最想要呈现的是什么?

王冰: 这次展览主要呈现的是这3年我对凤凰浴火重生从具象到抽象表现的变化脉络。

记者:看您的作品,有好几个系列,比如纯抽象的,以线条和色彩为主要表达对象的作品,这部分作品您在创作时是如何考虑的?

王冰:  我的抽象作品,是我从长期的具象和半抽象创作中自然生长出的。在纯抽象作品中,我更加感悟线条和色彩在融会过程中孕育的独特生命力。我在创作中常感悟画布上色彩自我生长的独立性情,我创作中没有具象时期的自我目的。许多抽象作品创作有太多偶然性,在作品自然停止后,我自己都很惊喜。

《W-001》 王冰 120x1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记者:在作品中,可以看到梵高式的情绪和色彩表达,但画面又呈现出一种超现实的科幻或者玄幻的感觉,在画面构成的处理以及笔触和色彩的运用上,您是如何思考的?

王冰: 在色彩上,我曾受过梵高的影响。但我的抽象作品,灵感多源于现代太空探索生成的星云图。笔触上我用刮刀表达色彩的内在力量,将色彩撞击的交融形式感纯粹化。我抽象画传达的超现实和虚幻的感觉,在我的具象画中一直潜伏,只是这种感觉在形式上更纯粹。科幻或者玄幻,其实我从未定义,可能是以我对色彩的灵感和性格来表达我对星空的直觉。

《W-003》 王冰 150x12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记者:您的静物系列作品,既有西方的色彩和技法,同时又有中国传统花鸟画的意境和韵味,在这部分创作上,您的思考是什么?

王冰: 我在美院学的是国画,曾经数年创作中国花鸟画。我的具象和抽象系列作品中,都有我对中国文化传统的学习和感悟。只是静物系列表现的是瑰丽色彩中的自然沉静。

《W-022》 王冰 180x16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记者:关于传统您是如何看待的?在东西方的融汇上您有怎样的心得?

王冰: 传统是生长的根,但传统的根应该在成长中形成杂交优势。所有传统的经典在当时都是创新。今天的互联网时代艺术的创新应该是在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洪流中创新。创新很难,今天的艺术时尚淹没了很多独特的自我。最重要的是要将独特性不断丰满,不断突破,更加清晰,更有力量。

《W-023》 王冰 120x10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记者:还有,您的另外一部分作品,可以说是上面两个部分的融合,既有色彩、线条以及静物,同时画面中出现了两个女人,这部分作品您创作的思考是什么?

王冰: 这部分融合的作品,是我创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这个阶段应是我在具象中寻找线条和色彩交孕的独特性。

我有数年创作了许多裸女主题作品。我是女性,可能对女性肉体有我的迷惑或迷恋。我画中的两个女性可能是女性自我陶醉的镜像。

《W-083》 王冰 120x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记者:画面中的人物是否有其他的象征意义,她们以光头的形象示人,身体显得非常粗犷,摆着很多造型?

王冰: 我的女性形象没有任何的象征意义,我表现的只是女性自我的陶醉。她们是光头,只是我感觉长发束缚了女性的内在能量。我的女性形象大多较粗犷,或者造型奇异,可能是我想表达女性喷发的原始自然的能量。

记者:从总体上来说,关于创作您思考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王冰: 关于创作,我思考最多的是如何不断在创新中突破自我,不断在突破中更加清晰,更加丰满,更有力量。

我的抽象画不是为抽象而抽象,更是我创作的浴火重生,应是雅俗共赏的抽象,中国艺术家独立生长的抽象。

《W-089》 王冰 160x13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记者:各个系列之间是否有内在的联系和线索?

王冰: 从中国画到油画,是因为我的色彩感觉必须要用油画来表达;从具象到抽象,是因为我在感悟色彩和线条内在交融的独特生命。

但我创作常同时在画几幅作品,有具象的,有抽象的,我在不同风格的作品中自在穿越。

记者:接下来您的创作计划是怎样的?

王冰: 我没有任何创作计划,只是在某一时期主画一类风格的作品。如果说计划,就是活着画画,死时满足。
 

艺术家王冰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


(作者:雅昌艺术网)
  • 上一页
  • 下一页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