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

王冰:创作如生命孕育,她有独立的性格和命运

2019/07/05
原标题:


 

▲ 第22届上海艺博会•王冰个展“凤凰涅槃”现场

11月8日,伴随着第22届上海艺博会的揭幕,艺术家王冰的个展——“凤凰涅槃”同时开幕展出,展览呈现了艺术家王冰近3年来创作的极具有代表性的14幅抽象油画作品。

王冰于上世纪90年代在四川美院毕业,在美院学习国画专业的她,毕业后因为自己对色彩的喜爱和表达冲动,让她由国画转为油画创作。近十几年来,王冰一直主要画油画,而且前面相当长的时间主要以创作具象风格的作品为主,转为抽象绘画创作是近几年的方向调整。


▲ 艺术家 王冰(左)与策展人 Victor hu于展览现场合影

从王冰“凤凰涅槃”个展中展出的抽象油画作品,我们可清晰感受到她从具象到抽象的创作方向的脉络变化。而这种转变对于王冰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正如她自我总结的那样,抽象画是从她自己的具象画中自然孕育出来的,不是为了抽象而抽象——从具象到抽象,是她创作生命的浴火重生。

王冰说:“创作抽象画,我常感觉是在画布中孵化一个神秘的生命,所有的感悟都在画布中融会成一个鲜活的生命。是她和我共生:让我喜悦,让我痛苦,让我端详静悟,让我停笔惊叹!

 

▲ 王冰 个展“凤凰涅槃”现场


独家访谈

《艺术市场》:先从你的生活经验聊起,1990年在川美绘画系国画专业毕业之后长期在成都生活和从事艺术创作。聊聊早年在川美的学习经历,以及后来在当代艺术氛围浓厚的成都生活,对你个人的艺术创作历程有哪些方面的影响?

王冰:可能大家会有些惊讶,我在四川美院学的是绘画系国画专业。我毕业以后画过一段时间国画,但近十多年主要画油画。画油画是因为我对色彩的感觉需要用油画来表现,也可能和我在青少年学习美术时期对印象派自然强烈的色彩表现非常喜爱有关。

我在成都生活,偶尔会看一些当代艺术展览,但观展的主要收获是在京沪两地的美术馆。我和美术界没有交集,文化艺术唯一的交流人是我先生。

我是一个出生在甘肃的四川人,西北的民间艺术对我有影响。成都的市民生活氛围契合我的性格,自然自在,与世无争。

▲《涅槃》130×16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W-023》120×10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艺术市场》:平日你似乎很少参加艺术圈的活动,网络上除了有关于你艺术展览的新闻,其他报道并不多。你觉得社交活动会影响你个人的创作吗?还是性格使然?

王冰:从去年个展开始,每次参加画展和接受采访是我最痛苦的事。我不太会与陌生人交流,应该是性格的因素。最主要的是我觉得参加社会活动太累了,最好不出席自己的画展,不接受当面采访。我喜欢一个人安静创作,需要讨论美术和创作时,和我家人交流就行了。

 

▲《S-001》 110×150cm 2014年 布面油画

▲《W-022》180×16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艺术市场》:聊聊你的作品,你几乎所有作品的色调都很亮,所用色彩的明度、纯度也很高,似乎与川美毕业的许多艺术家画面相对阴郁地风格有很大差异。你个人喜欢用亮色?抑或是作品表达的需要?

王冰:我从小画画时,就喜欢用亮色。我曾经历生活艰辛,但它对我创作无任何影响。我面对画布时,会忘记所有个人生活。近年画抽象画,色彩表现非常重要,我需要不断创新将我对色彩的感觉强烈表达出来。

可能是我创作时满怀喜悦,我感知的世界生机盎然,神圣深邃,我的风格和川美的许多艺术家不同。

▲《W-083》120×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W-001》 120×15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艺术市场》:尽管你作品都是统一的亮色调,但是画面的风格题材却非常多样。从具象到意象,再到抽象;从静物到风景,再到无形大象……你作品风格的多样变化是源于表现不同主题的需要吗?

王冰:我画了很长时期的具象画,近年主要画抽象画,抽象画是从我的具象画中自然孕育出来的,不是为了抽象而抽象。我常同时画几幅画,有不同的风格题材。我创作时同时在不同的画前随性变换。作品风格的多样化应该是为表达不同主题的需要。

其实在我不同的风格题材中,除统一的亮色调外,还有许多共通的因素。我画的具象,除历史上的青铜器外,都是具象中的幻象,静物、风景、人体、花卉等等,我不写生,没有参照物,凭记忆和想象直接画出。

 

▲《W-003》 150×120cm 2016年 布面油画

▲《W-101》 150×12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艺术市场》:画面风格的不同,表现技法应该也有很大差异,在创作时你是如何做到风格自由切换的?是否也有些难点要克服?

王冰:我在长期的具象画中积累了一些技法,但技法的突破是在抽象时期。因为我抽象画技法是具象画中演化来的,我同时创作不同风格的作品时,没有任何障碍。反而抽象画愈画的多,其他风格的作品愈随心所欲。

我曾尝试模仿自己创作的抽象画,没有成功。因为我画抽象画时,色彩用刮刀表现的技法有太多偶然性,线条和造型也会随着色彩感觉的不断生长而不断变化。

从具象到抽象,是我创作生命的浴火重生。

▲《W-105》120×1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W-108》 200×16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艺术市场》:看你偏抽象、意象表现一类的作品,几乎所有作品的画面给人的视觉感受是炫动、不断生长的状态,试问为何要处理成这样的效果?这和你要表的艺术思想理念有怎样的关系?

王冰:我没有任何艺术思想理念!我唯一的内心选择是找到真实的、能不断生长的自我。艺术有时尚,但其真正价值是丰满独立的创新。

王端廷先生曾评价我是“抒情未来主义”,我才知道意大利美术史上曾有过未来主义。但我后来看到未来主义许多原作,感觉我与他们完全不同。我平时爱看科幻和玄幻艺术作品,从这个角度我认同未来主义。

大家所感受的画面炫动、不断生长的状态,最初在我具象画中的天空背景中就有,只是现在更纯粹、更强烈了。我创作抽象画时会观赏太空探索生成的宇宙星云图。色彩在回旋律动中的力量,这是我在抽象画中要表达的感觉。

▲《W-109》120×15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W-116》160×200cm 2018年 布面油画

《艺术市场》:有评论文章说,你的作品承接了西方表现主义的色彩与造型法,同时也融合了中国传统艺术的一些内容元素。事实是否如此?如果在你的作品中有关于中西艺术文化交集的内容,请你结合作品详细聊聊该话题。

王冰:我从小同时学国画和油画,在川美学的是国画。我热爱中国的民间艺术,非常喜欢古典的山水画和书法艺术。有段时间画过一些青铜重器,也曾梳理过一些古典和民间的图像和符号。我文化的根是中国的、东方的。

我从小酷爱西方艺术,特别是从印象派开始的西方现当代艺术。我认为抽象画更能引发每个人复杂微妙的情愫,需要创新更纯粹更独特的艺术形式。

我创作时,所有这些都消失了。所有的感悟都在每一幅画布中融会成一个鲜活的生命。

因为我不知道每一幅作品是如何中西文化交集的,所以无法用哪幅作品来表述。作品的创作,如生命的孕育,她有自我独立的性格和命运。

创作抽象画,我常感觉是在画布中孵化一个神秘的生命,是她和我共生:让我喜悦,让我痛苦,让我端详静悟,让我停笔惊叹!

(文章来源: 武文龙 艺术市场

(作者:)
  • 上一页
  • 下一页
  • 返回列表